首页  > 家居  > 九旬正在被精神安排住进自家院中刘女士(组图)

九旬正在被精神安排住进自家院中刘女士(组图)

家居 宣城在线 2018-01-11 12:19:46

九旬正在被精神安排住进自家院中刘女士(组图)九旬正在被精神安排住进自家院中刘女士(组图)

  来源:南方都市报01月11日下午,深圳宝安区石岩街道罗租社区5岁的希希(化名)独自下楼帮妈妈取快递返回时,被一陌生女子暴打致重伤,目前仍在昏迷中,尚未脱离生命危险,窝棚的四周用塑料布裹了一圈,即使这样,仍然透着寒风,老太有4个女儿2个儿子,而且都丰衣足食,女孩独自下楼取快递遭遇暴打还有两个月就满6岁的希希和父母住在宝安区石岩街道罗租社区中新村2巷13栋4楼的出租房内,此前一直在老家广西上幼儿园,去年年底才来到深圳,并在附近的恒星幼儿园上大班,“懂事、漂亮、学习很好”,幼儿园的张老师这样描述希希,老人的邻居说,有这样的儿孙,恐怕心比天还要冷,01月11日下午15时10分左右,刘女士和女儿希希两人在家,她接到了快递员的电话,懂事的希希主动要求下楼去取快递,刘女士当时觉得“下去也就几分钟”,就让女儿独自下楼去取快递了,天寒9旬老人蜗居柴房江心洲街道永定村一间紧挨着江心洲中学的农家小院内,住着一位已经九十岁的老太太,严格地说,应该是院子角落的一个窝棚里住着位老太。

  刘女士表示,希希下楼几分钟后,一直没见回家,她便向快递员电话询问情况,对方表示快递已被一个小女孩取走,但她左等右等“女儿还是没有上楼”,记者打量了一下老太家,随后刘女士将希希送往石岩人民医院,由于伤情严重被立即送往宝安人民医院进行抢救,窝棚的四周也用塑料布包裹着,应该是为了防风,但塑料布的防寒效果显然差强人意,不然老人也不会瑟瑟发抖,宝安区人民医院外科主任医师麦荣康向南都记者透露,希希的脑部严重挫伤,并伴随脑出血,有多处出血点,目前尚未脱离生命危险,病情不容乐观。

  老人的床头挂着条毛巾,另外还有几根似曾相识的东西,记者靠近一看,居然是几根已经冻得发硬的油条,他表示,已经联系广州珠江医院的专家前来会诊,将会尽最大可能进行抢救,看来老人是有子女的,她告诉南都记者,打人的是个“疯子”,半个月前,垃圾堆上堆放着一个沙发和一张被单,打人的女子大中午裹着被单坐在沙发上哈哈大笑,口里还有的没的说着什么,“感觉她精神有些异常”,而随后记者了解到的情况就更让人诧异了。

  她告诉南都记者,这个女子常在楼道里走动,有一次,该女子还坐在她家门口拿着一个鸡尾酒的玻璃瓶使劲地敲打,根本不顾及他人的感受,但她儿子说家里房子不够住;而外孙女家的房子则是用来出租的,南都记者联系了该栋楼的房东廖先生,他表示女子并不住在他的楼里,而是经常到楼上一个男子家中,进进出出,但并不清楚是不是男女朋友,心寒住柴房是儿子安排的老人蜗居在院中的这一间小柴房里之后,周围的邻居都觉得实在太可怜了,事发前拒绝抑郁症药物治疗辗转几次,南都记者终于联系上了行凶女子的父亲刘某(下称刘父),他告诉记者,他们一家人在罗租社区旁边的第五工业园经营一家电子加工厂,在七巷4楼长期租了三间房子,其中一间是给女儿住,有时候也会有一些女工跟她一块住,夫妇住在女儿正对门,还有一间给男工住。

  然而,即便老人这样回答,周围的邻居们也看不下去了,自家子女住房子睡软床,让老母亲躺外面,住柴房,实在是太不孝,刘父向南都记者透露,女儿天生患耳疾,听力不好,造成女儿敏感内向的性格,不爱跟人说话,慢慢有了抑郁症状”一位江心洲本地人告诉记者,这户人家是从安徽搬来的,他们和这户人家也不怎么走动,所以都不知道他家里的事,刘父告诉南都记者,女儿服药的时候还算好,可以正常上班,但一停药就会变得很急躁,易发脾气,“就是有人走路时,不小心抢了她的道,她就会发脾气,甚至会动手打人”,小汤告诉记者,奶奶叫章云秀,今年90岁,从2018年01月份开始就一直住在这个小棚子里。

  他表示,事发当天,家人已偷偷将女儿的衣物收拾好,连捆她的绳子都准备好了,准备当天下午捆着她去精神病医院住院治疗,午休时她妈妈在房间看着她,打个盹的工夫,发现女儿不见了”小汤说,他们一家都是从安徽无为到南京来打工的,他的父亲在家中排行老小,上面还有4个姐姐和1个哥哥”刘父表示,自己并没有躲着不见受害者家属,他一直在找女孩的家人,但是派出所和工作站均表示不方便提供联系方式,以致于到今天才来到医院看望受伤的女孩,他当场给女孩的家属留了六千元钱,前年奶奶因为一起小车祸卧床不起,浑身都痛,作为老人的儿子,小汤的父亲汤先平就和哥哥轮换着服侍老人,今年轮到了小汤的父亲,可是家里四口人住在2间房子里,她和姐姐睡一张床,父母睡一张,实在没地方再摆下奶奶的床了,这才将老人安顿在柴房中,但是老人的一日三餐都是他们家照样供应,从来也没有少过,据女子的男朋友透露,跟其相处了一年多,自己很忙,她也不是经常来家里住,偶尔来了也是很少沟通,她不是很爱说话,偶尔出去逛街,但次数不多。

  “睡沙发上也比睡外面强啊!”无语外孙女家里还有房出租对于老人蜗居在冰冷的柴房里,邻居们的谴责声多过怜悯,可是小汤一家的实际困难又摆在眼前,他表示,事发前女友除了话少些,并没有发觉有什么异常的,昨天记者也见到了老人的小女儿汤先翠,对于母亲现在的遭遇,汤先翠表示,前几年母亲经常住在她家,因为那次摔伤,家里的兄弟姐妹就商量由两个儿子来给老人送终,毕竟女儿是嫁在外面的,该保安还向南都记者提供一份关于该女子的人口信息,女子姓刘,内地人,住在罗租中新村七巷11日407,其中在备注一栏中显示着“精神病人”,南都记者发现该人口信息创建时间为2018年01月11日,而最近的一次走访时间是在出事前五天,也就是01月11日晚上,现在要管得找她大儿子,在老家好几套房子呢,我们这边的条件都不好。

  石岩街道办工作人员表示,并不清楚该女子是否是登记在册的精神病人员,一切以公安机关的鉴定为准,然而汤先翠的邻居则向记者表示,汤先翠家就在大马路边上,而且是二层小楼,住着汤先翠一家三口,接警后,石岩派出所立即出警,并联合分局刑警大队迅速开展侦查,有的邻居表示,像这么大的房子安顿一个九旬老人是绝对不成问题的,目前,该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汤先翠的邻居告诉记者,在农村,像这样的情况很多,一般老人都是儿子赡养

宣城在线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